在福田區工作的白領劉雲,因為工作忙碌,平時絕大多數時間需要在外就餐。“在外吃飯怎麼知道哪家餐館衛生、食品安全有保障?”對於朋友的疑問,劉雲輕鬆回答“可以看臉色選餐廳啊!”
  劉雲所說的“臉色”,指的是深圳“餐飲服務食品安全等級公示牌”。“大笑”、“微笑”、“平臉”卡通形象分別對應食品安全量化A級(優)、B級(良)、C級(一般),顏色分別是綠色、黃色和紅色。等級越高,代表食品安全風險越低。“臉色”也並非一成不變,若做得不好,“變臉”也會發生。隨著深圳全面啟用餐飲服務量化等級公示,食品生產經營單位的食品安全管理水平也明顯提升。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有業內人士表示,食品安全監管只有做到“嚴準入”、“嚴檢測”、“嚴執法”、“嚴懲處”,才能更好地保障深圳市民“舌尖上的安全”。事實上,深圳食品監管部門也努力將“四嚴”落到實處,推動深圳食品安全形勢持續向好。
  關鍵詞1入口
  嚴抓食用農產品入口關
  “按道理來說種養殖是食品安全的源頭,但深圳種養殖特別少,所以我們把食品安全源頭定位在食用農產品方面,包括蔬菜、水果、米、糧等原材料,是我們監管的重中之重。”針對深圳食用農產品95%依靠外市供給,持續輸入性風險高等問題,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管委從2014年初開始正式推動實施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保障工程,從源頭保障深圳市場的食品安全。
  據瞭解,深圳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保障工程重點監管對象為包括海吉星在內的21家大型批發市場、近100家配送企業、400家農貿市場和600家大中型超市。“這些都是食用農產品銷售的‘主渠道’。我們希望以監督抽檢為核心手段,嚴格處罰經銷不合格食用農產品等違法行為,倒逼食用農產品經營者提高採購標準,從而逐步提升深圳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水平,構築起一條堅固的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防線,切實保障市民飲食安全。”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據介紹,上述保障工程著力於從生產基地培育監管向強化流通領域監管服務轉變、從保證數量供應向強化產品質量安全轉變、從生產基地建設向加強檢測能力建設轉變,構建以政府、企業和社會協同共治,加強源頭檢測為主、企業自主建設農產品基地為輔的食用農產品保障體系。
  那麼未來深圳在農產品生產、檢測等方面將如何做呢?按照目標,在食用農產品生產環節,將參照供港食品標準,引導龍頭企業自主建設農產品基地,加強集中屠宰、推進冰鮮上市,督促生產企業自檢,提高菜籃子工程建設質量和市場占有率,力爭龍頭企業種植的優質蔬菜供應率3年內達到市場供應量的40%以上。
  同時深圳將逐年提高農產品檢測覆蓋率,力爭到2015年達到2批次/千人,2016年達到3.2批次/千人,到2017年達到5批次/千人,不合格產品後處理率達到100%,使深圳食用農產品質量和安全水平接近和達到香港等發達地區的水平。
  除了依托深圳市農產品質量安全檢驗檢測中心,對現有區級和街道農檢機構按照佈局合理、資源共享、職能清晰的原則進行整合,建設“一個市級中心、三個區域分中心”的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體系之外,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還同時在21家農批市場、近100家食用農產品配送單位、400家集貿市場和600家大型超市建立快速篩查點,及時掌握農產品安全狀況,同時也倒逼經營者提高採購標準。
  據瞭解,深圳市農產品質量安全檢驗檢測中心是隸屬於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公益性事業單位,加掛農業部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督檢驗測試中心(深圳)、農業部農產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實驗站(深圳)和廣東省質量監督化肥農藥檢驗站(深圳)。該中心通過了廣東省實驗室資質認定(CMA)、農業部審查認可、計量認證和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機構考核評審(CATL和CAL),具備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資質,可為政府和社會提供公正權威準確的檢測數據。農業部、省農業廳每年都會對農檢中心的能力驗證進行考核。
  此外,深圳還將建設科學高效的食品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系統,堅持“企業主導建設、政府大力扶持”的原則,鼓勵追溯系統建設方以商業運作的方式開發建設和維護管理,整合深圳食用農產品各環節的追溯信息,保證使用統一的信息編碼及接口。系統開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以是否能夠保證監管部門按需調取追溯信息進行評估,“採取‘合格一家,補貼一家’的方式,由政府對系統開發運營方給予一定比例的建設補助”。
  關鍵詞2檢測
  食品抽檢“看齊”港標
  2014年前三季度,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對全市256家農產品生產經營場所(包括超市、農貿市場、農批市場、生產基地、屠宰場、漁港、凍庫)進行了抽檢,共檢測樣品3240份,合格3064份,不合格176份,抽檢合格率為94.57%。農業部每年都會對大中城市進行交叉飛行檢查,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公佈的數據與農業部交叉飛行檢查的數據相吻合。事實上,近些年深圳食品安全形勢持續穩中向好。
  據瞭解,例行監測和監督抽檢是國際普遍採用的食品安全管理基本措施,應對食品安全隱患點多面廣嚴峻形勢的重要監管手段,在發現和控制食品安全危害、威懾經營者嚴格執行食品安全法律法規方面具有重要作用。由於例行監測是要全面地反映市場上農產品質量安全的總體狀況,不是針對某些特定品種和特定場所,所以樣品要盡可能地具有廣泛代表性。
  目前,深圳市例行監測的抽樣覆蓋全市十個行政區和新區,包括生產基地、批發市場、超市和農貿市場等環節,每個區根據人口規模和市場的多少分配抽樣的比例。對於抽樣的品種,既要重點考慮一些高危品種(葉菜類),又要覆蓋到主要的消費品種,還要兼顧消費量的權重,目前深圳市種植業產品共抽檢八大類蔬菜40多個品種。
  深圳食品大量依賴市外輸入,食品安全風險具有明顯的輸入性特征,由於深圳食品監管部門難以從生產源頭進行監管,因此,通過加大經費投入,在流通、經營環節加大監督抽檢量和抽檢覆蓋率,是保障深圳食品安全的重要手段。
  據瞭解,目前,快檢快篩(即酶抑製法)被廣泛應用於日常抽檢,其優點在於方法簡單,檢測成本低,易於實現現場速測。但是其缺點也是不容忽視的。快檢快篩(酶抑製法)由於受樣品基質干擾較大,容易出現結果誤判,表現為檢測結果的假陽性。該方法為定性(半定量)的檢測方法,不能給出準確的定性和定量檢測結果,無法知道農藥殘留的品種和殘留量,且檢測限量普遍高於國際和國內規定的殘留限量標準值,陽性樣品是否為不合格產品還需要進一步用色譜法上機定量進行確認。快檢快篩(即酶抑製法)的結果只能作為執法的線索,不能作為執法的依據。
  近些年深圳食品監管部門持續加大對重點時段、重點對象、重點區域和重點品種食品的監督管理,2013年全年在食品生產、流通、消費三環節抽檢大米、乳製品等食品及原料27987批次,抽檢覆蓋率為1.87份/千人,基本涵蓋了市民日常消費的各類食品品種,合格26732批次。抽檢批次、整體合格率較2012年同期均有所提高。今年上半年,深圳共完成食品三個環節抽檢25035批次,抽檢覆蓋率為1.67份/千人,抽檢覆蓋率同比增長了79%。
  儘管如此,深圳的抽檢覆蓋率與北京、廣州、香港抽檢水平(9批次/千人)存在一定的差距。據悉,香港食品絕大部分來自世界各地,是輸入性食品安全風險較高的城市。香港食品安全水平高受到公認,其食品安全監管水平居世界前列。深圳食品監管部門分析研究香港食環署公佈的《食物監察計劃大綱》,發現深圳監測食品安全指標與香港的重合度達95%以上,在監測項目和監測標準方面,深圳總體上並不落後於香港,但監督抽查覆蓋面目前無法達到香港水平。
  不過深圳市民不用再羡慕香港的食品抽檢率和食品監管水平了。因為深圳已提出將參照香港食品安全抽檢標準,通過提高抽檢量,擴大抽檢覆蓋面,提升深圳食品安全監管水平。根據計劃,從2015年開始,深圳每年檢測食品安全指標共計661項,完成食品安全監督抽檢67500批次,檢測食品安全指標742500項次,平均每個樣品檢測的食品安全指標能達到11項。
  據悉,深圳市委、市政府將食品藥品安全工程列入全市12件重大民生工程之一。擬投入財政資金20多億元,打造食品藥品安全高地。其目標是通過5到7年的努力,力爭到2020年,深圳食品安全保障能力達到香港等發達地區水平。
  關鍵詞3執法
  系列專項整治嚴打食品生產經營違規行為
  市民鄧先生髮現,如今媒體上頻頻報道有餐飲店或水產品經營者等因違法經營被查封,“感覺執法部門打擊食品違法經營的力度很大,這挺好的,對於食品生產經營者就應該嚴格監管,發現有違法行為及時進行曝光和懲處。”
  從查處“有照無證”違法從事食品生產經營的“清雷”行動、到查處有害水產品的“清水行動”、再到查處私宰肉窩點的“清肉行動”……近幾個月來,伴隨著不同內容的系列專項整治行動的開展,一批批違法違規生產經營單位被查處和曝光,極大地威懾了食品安全違法犯罪行為,保障了食品安全。
  8月11日,“清雷”行動“槍聲打響”。“按照規定,餐飲店取得營業執照後,還應該辦理《餐飲服務許可證》才可以營業,否則就屬於違法經營”,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商事登記改革制度實施後,辦理營業執照更加容易,方便了創業者,但也出現了部分商事主體搶跑,即“有照無證”從事食品生產經營的情況。從事食品生產經營前未經食品準入部門審查,在設備佈局、食品加工流程等問題上可能存在缺陷,容易造成食品安全隱患。
  為保障市民就餐安全,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開展為期半個月的查處食品無證經營的“清雷”行動,共出動執法人員6442人次,檢查食品生產經營單位5087家,查處無證經營單位353家,包括無證食品流通單位31家、無證餐飲服務單位304家、無證食品生產經營單位18家。其中不乏8號水產等在“大眾點評網”人氣超高的餐飲店。值得提醒的是,在深圳辦理餐飲服務許可證及食品流通許可證並不複雜,法律規定的許可時限為20個工作日,而2013年深圳上述兩證的平均辦結時間分別為6個、4個工作日。
  緊接著是“清雷”行動,加強水產品質量安全管理的“清水”專項執法監督抽查行動也隨即啟動。本次行動共抽檢了43家水產品經營戶,共抽取樣品121份,其中淡水魚樣品90份,淡水魚水樣31份。經檢測,發現7個水產品樣品檢測不合格,其中孔雀石綠超標5個,硝基呋喃代謝物超標2個。根據抽檢結果,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羅湖分局聯合公安部門對涉嫌惡意添加孔雀石綠和硝基呋喃代謝物的檔位採取執法行動,包括5家檔主在內的10人被帶走接受調查。
  9月28日,又一個“硬仗”——代號為“清肉”的全市打擊私宰窩點專項行動展開。原來,國慶前夕,深圳市食安辦收到投訴,稱深圳生豬私屠濫宰存在回潮現象。對此,深圳市食安辦在全市組織了“清肉”專項行動。該行動第一階段各區(新區)共排查窩點線索23個,搗毀私宰窩點13個,查獲生豬119頭、鮮肉960公斤,查扣鐵鍋、刀具等違法生產工具一批,現場控制涉案人員3名。
  據瞭解,針對熱點食品安全問題的專項整治行動還在不斷開展,這些行動不僅查處了食品安全違法犯罪行為,也對整個食品生產經營單位有極大的警示與震懾作用。
  市民在歡迎大力度的食品專項監督抽查行動的同時,也期望能夠建立一些長效機制保障食品安全。“短期的集中整治可能起到一定效果,但要保證不出現‘反彈’,還需要建立制度化的長效保障機制。”有市民建議。
  對此,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透露,他們的確也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比如“清雷”行動結束後,該局繼續把查處食品無證經營行為作為食品安全監管常態工作。同時為適應商事登記改革後餐飲業發展需要,深化餐飲服務審批和監管體制改革,他們正在推進建立餐飲服務審批、監管和商事登記部門的信息互通機制,實現餐飲服務許可、監管和商事登記信息在商事登記信息平臺共享,進一步規範和服務深圳餐飲業發展。
  鍵詞4懲處
  對食品安全違法“零容忍”涉嫌犯罪案件全部移交公安
  在深圳,食品安全違法成本有多大?
  據瞭解,違規違法食品生產經營企業除了會受到法律處罰外,還會被列入食品安全“黑名單”被公之於眾。列入黑名單的食品生產經營者會被重點監督檢查,對法律法規有明文規定的還將實施禁業限制,如因違法生產吊銷許可證的,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5年內不得進入食品行業;對以欺騙、賄賂等不正當手段取得食品生產、流通或者餐飲服務許可的,在撤銷許可的同時,其申請人3年內不得再次申請該行政許可。隨著信用監管的不斷完善,失信違規企業還或將在銀行貸款等其他方面受限。
  據瞭解,深圳食品監管部門對食品安全領域的違法事件,遵照的是“零容忍”的原則,依照法律,能夠頂格處理的堅決頂格處理,以此加大食品生產經營企業違法成本,如在2013年6月的一次抽檢中,深圳市原創超級牛扒有限公司(下稱“超級牛扒”)所經營的冷凍牛肉被檢出含有萊克多巴胺(俗稱瘦肉精),而且該公司無法提供《入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與《動物產品檢疫合格證明》,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食安局)決定對其立案查處。最終,該局依據《食品安全法》對“超級牛扒”作出行政罰款121萬元,這也成為深圳建市以來餐飲業食品違法最高罰單。
  從2013年開始,深圳加快了“兩高”司法解釋和“兩法”銜接工作要求,著力查辦大要案,對涉嫌犯罪的食品違法案件一律移交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絕不以罰代刑,有案不移。並對典型案件堅決曝光,起到了查辦一宗案件震懾一個行業的作用。2014年以來(截至10月9日),該局已立案查處食品類違法案件6355宗(2013年全年立案查處食品類違法案件4759宗),移送涉嫌犯罪食品安全案件82宗(2013年全年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食品安全犯罪案件72宗)。數據表明,該局對打擊各類食品安全違法犯罪行為的力度不斷加大,為凈化深圳食品安全消費環境起到重要作用。
  在深圳市召開的2014年食品藥品工作會議上,深圳市副市長、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深圳市食品安全委員會主任陳彪表示,新的《食品安全法》、《農產品質量安全法》、“兩高”司法解釋等法律法規,都突出強調食品生產經營單位的主體責任,並且規定了嚴格的法律措施和罰則予以確保。他希望企業在賺取合法利潤的同時,務必要將履行食品安全責任放在首位,切實建立企業首負責任制,建立完善食品安全管理體制。
  陳彪提醒企業不能心存僥幸,要清楚政府維護食品安全、打擊食品違法犯罪的信心和決心。嚴格執行食品安全的各項制度,保證不在食用農產品、食品中使用和添加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做“良心”食品,做“放心”食品,做自己敢吃的食品。
  撰文:孫穎  (原標題:抓好“四嚴” 促食品安全形勢持續向好)
創作者介紹

California

wkagb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